品牌词主页 >  心情说说  > 正文

直播带货的焦虑,不只写在网红脸上

说说 2020-07-30 19:38:13 www.zthxkj.com 14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摘要:

  自媒体联盟WeMedia前副总裁方雨对300至400家MCN(网红经济运作机构)的调查显示,超半数的MCN机构截至3月已经面临倒闭或者已经倒闭。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更是做出悲观判断——95%-98%的MCN机构都面临倒闭。

  潮水过后,依托流量和打赏,网红和MCN的生存,步履维艰,新的突围之道,MCN需要凭真实的销量活下去。

  梁笑笑是网红,最成功职业节点是成为了流量不错的搞笑博主,而现在她只关心每一场直播的销量。

  MCN涌入直播带货,开辟电商直播的流量变现方式,可能是新的风口,但更多是被迫转型。

  转型殊非易事,有业内资深人士直言,80%的短视频红人都做不了直播,更不用说直播电商供应链的系统搭建工程,也遑论自有品牌的培育。

  要生存,就必须突围,创新红人流量变现的方式。有MCN机构创始人向《财经》记者表示,这取决于“你是一家基于MCN业务的‘什么’公司。” 这个“什么”,可以是广告、电商或影视等,灵活而富有想象力。

  而一位资深MCN从业者直接断言:“未来越不像MCN的MCN越有可能成功。”

  倒闭与转型求生相伴,在MCN行业下半场,各方将如何角力?突围之道,又路在何方?

  来源:财经十一人

  文|柳书琪   

  01 

  直播带货不相信眼泪

  在一场销量未达预期的大型直播上,梁笑笑突然哭了出来。众目睽睽之下的情绪流露,全然不在她和团队的预期之内。

  但她们还没来得及慌乱,安慰与鼓励的评论就在屏幕上飞快地弹了出来,直播间观看人数几乎在一瞬间就实现了翻番。在复盘会上,这个初涉电商直播不久的小团队习得了一个道理——真情实感远比卖力吆喝更有效。

  当《财经》记者问到销量是不是也做到翻番的时候,笑笑顿了一下说:“倒也没有。”直播带货不相信眼泪,只要求真金白银。流量万岁的时代已经远去,新的问题随即浮现:流量好,销量更要好。否则,流量不过是个数字。

  作为MCN机构五月美妆的头部网红,梁笑笑自今年2月底以来,几乎将一半的精力都投入进了直播带货。带货数据牵动着她的心情,她享受成绩亮眼时的成就感,也会为效果不佳而焦虑。

  但此时,梁笑笑沉浸其中,“我心里一直有一颗做博主的种子。”她说。

  两年前,梁笑笑还是个五月美妆普通的美妆编辑。适逢抖音和快手的声势逐渐浩大,五月美妆想从内部孵化一批美妆博主,因为外形与表现力不错,她成为其中一员。最初,美妆视频并未激起太大的水花。但无心插柳柳成荫,2019年9月发布的一则广州包租婆低调炫富的搞笑视频让她迅速走红。

  这个总是穿着红色格子衬衫、刘海上卷着卷发筒、说着粤语的女孩一跃成为了在抖音和快手上粉丝量都超过1000万的头部搞笑博主。

  没有网红不希望自己的生命周期能长一点、再长一点,梁笑笑亦如是。除了短视频内容,直播带货是她实现这一目标的现实路径,也是梁笑笑和其他网红们依赖的MCN为了活下去而必须选择的转型路径。

  自媒体联盟WeMedia前副总裁方雨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一个数字,他对300至400家MCN机构的调查显示,截至2020年3月,近200家MCN机构面临倒闭或已经倒闭,比例超过了50%。超过半数MCN正在死去,流量和打赏难再支撑网红和MCN继续生存。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的总规模为4338亿元,预计到2020年将超过9000亿元。在这个逼近万亿规模的市场里的站位,很可能就决定了一家MCN的生与死,但这条“生”线的门槛显然更高。当刷出来的数据泡沫破灭后,MCN需要凭真实的销量活下去。

  这对梁笑笑来说是新的机会。微信公众号已基本完成向抖音、快手的短视频迭代,眼下正是又一个窗口期。在这个瞬息万变的行业里,她目睹了太多原本几乎不再涨粉的网红,通过直播带货“起死回生”。但更多的,是无数网红在昙花一现后陷入沉寂。

  网红的工作没有想象中光鲜,梁笑笑终于明白了,“每一个明天都是不确定的。”

  02 

  80%短视频红人做不了直播

  “你不是搞笑博主吗,为什么也要带货?”从做直播带货的第一天起,类似的质疑声便不时出现在梁笑笑的评论区里。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