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词主页 >  伤感说说  > 正文

一声叹息,被情感“绑架”的老漂族

说说 2019-11-23 11:40:38 www.zthxkj.com 200℃

 

 
 

说起“漂”在郑州,王玉芝说:“都来十来年了,反正歇不住,找个活干。”

  为了带孩子,他们老了老了却远离家乡漂到郑州

  他们也许过不惯,也许不开心,但他们在苦苦支持

  老人节系列报道1

  开栏语

  通常认为,一个国家或地区是否进入老龄化,主要看60岁以上的老人是否超过总人口的10%,或者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比例是否达到7%。来自民政部的最新统计显示,全国老年人口有1.62亿,占总人口的12.79%。我国正在跑步进入老龄化社会。而早前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郑州市老龄化率就达到了8.6%,而且老龄化的速度在加剧。

  老人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在这一弱势群体中,老漂族、空巢老人逐年增加,孤独成了很多老人面对的现状。10月13日农历九月初九,我国将迎来第一个“老人节”,让我们把目光投向老人这一群体,感受他们的酸甜苦辣。

  随便走进郑州的一个小区,或街头树荫下,或公园里,就会看到带着孩子玩耍的老人。他们中间有很大一部分人来自外地。在此以前,他们或在田间地头忙碌,或在某个县城刚刚退休。如今,他们远离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漂在郑州,有了共同的目标:帮儿女带孩子。辛苦之余,更多的是对如今生活的不适应,和儿女之间生活习惯的不同,观念的差别而造成的摩擦,导致他们在享受天伦之乐的同时,备受孤独的煎熬。 郑州晚报记者 徐智慧 张华/文 马健/图

  人物一:

  带我们到处转到处吃 不如听我们拉拉家常

  早晨5点,颍河港湾小区内一片静悄悄。65岁的老人程国兴已经起床了,虽然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可多年早起的生活习惯还是改不了。

  他习惯早起,儿女们习惯晚睡,此时,孩子们睡得正香。

  程国兴蹑手蹑脚地开始洗漱,生怕弄出点声响影响孩子们休息,可还是一不小心,弄倒了餐桌上的水杯,他赶紧用手捂了上去……

  在小区内外转了一大圈,程国兴要去上班了。

  程国兴老家在商丘市民权县,以前在乡防疫站上班,老伴张爱荣在家务农。2010年,大女儿生了小孩,女婿经常出差,就让孩子姥姥来郑州帮忙照看。

  女儿不忍心老两口分开,就把程国兴也接到了郑州。

  大城市的生活让程国兴“浑身不自在”,整天在家唉声叹气。

  女儿也实在看不下去,就在小区里给他找了份绿化的工作。

  如今,程国兴和老伴张爱荣的生活是相对稳定了,程国兴每天上班,张爱荣在家带孩子。女儿女婿也十分孝顺,在小区其他老人眼里,两位老人是幸福的。

  可两位老人是时时刻刻在想念着老家。

  “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孩子就是再孝顺,也觉得不自在。”张爱荣说,在她眼里,孩子们都太浪费了,好好的衣服扔了,剩饭剩菜倒了,“在家随便种点菜都够自己吃了,现在什么都要买,还那么贵!”

  更让老人觉得不习惯的,孩子们嘴里议论的,他们很多都不了解,而他们嘴里说的家里哪个邻居生病了,哪位远房亲戚去世了,或者添孙子了,儿女们都懒得听!这让他们倍感孤独。虽然孩子们有时间就会带他们到处转转,带他们吃好吃的,可这些都抵不上和左邻右舍一起唠唠家常更让他们觉得舒心!

  人物二:

  儿媳妇嫌太脏 租房子给老人住

  在同一个小区住的邓玉英眼里,程国兴和张爱荣的生活状况是很好的,最起码孩子孝顺,老人不用受气。说起自己的儿子儿媳妇,老人直摇头叹气。

  邓玉英说,儿媳妇特别爱干净,而且挑剔。家里两个孩子,大孙子上小学,小孙女刚刚一岁多,家里的房子是两室一厅的。儿媳妇嫌老人不讲卫生,不让老人在家住,在附近给老人租了一间单间住。

  每天早上邓玉英一大早起床来到儿子家做早饭,白天带孩子,做家务,晚上吃过晚饭,做完家务再回到出租房,提到这些,老人忍不住掉眼泪。

  “要不是可怜儿子,我一天都不会在这待,好几次回老家了,每次儿子一打电话,一诉苦,就又来了!”

  邓玉英说,很多时候,她更喜欢和小区里的老人一起聊聊天,诉诉苦,这样心里畅快点。儿子为了她的事和儿媳妇经常吵架,她也不想因为她闹得他俩夫妻不和。

  “什么时候小孙女上幼儿园,我就可以回家了!”

  时刻想回家 儿子儿媳不放行

  人物三: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