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品牌词主页 >  励志说说  > 正文

妥妥的幸福

说说 2021-11-22 08:30:25 www.zthxkj.com 174℃

国内首部反应妥瑞症人生活的纪录片《妥妥的幸福》播出后是有人欢喜有人挑剔。不同声音或者不同意见的存在是好事,正好能让我们反思并反省,然后努力因此做的更好。
       大蒋,一个有梦想有追求的妥瑞症朋友成就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拍摄了国内首部真实表现妥瑞症群体的纪录片。
       我们的第一部纪录片《妥妥的幸福》四集,大蒋在及其简单的条件下,独自一人完成,两台摄像机,没有助手,征集角色,拍摄,打光,录音,后期剪辑都是他,所有的一切工作都是他一个人完成的。
       如今这么好的一部纪录片,角色,内容,画面,音乐,无论从那个角度怎么看都是一部优秀的纪录片。

让我们来还原一下大蒋拍摄记录片的整个过程。
       大蒋早期第一次看《叫我第一名》的时候,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抽泣了很久。我想我们妥瑞症群体无论家长还是成年妥友在看完这部励志片后都有同样深深的感触。
      《叫我第一名》的主人翁Brad Cohen求职受挫,去打高尔夫因为他的发声被请走,从童年时期开始他的爸爸就不能接受和理解他的症状,总认为他是故意的,这些挫折并没有打败他,也没有让他停止追逐理想和美好的生活。他坚持努力不放弃,在求职的过程他不隐瞒自己有妥瑞症的事实,包括后来他和父亲深谈,告诉父亲这些症状是妥瑞症带给他的,他们不可控,获得了父亲的理解和支持,再后来他交友,第一次他就告诉女友他有妥瑞症,所以会这样奇怪的动啊动并会发出声音。
       看完《叫我第一名》大蒋就萌生了要拍摄国内第一部关于妥瑞症人生活的纪录片,因为《叫我第一名》中主人翁所经历的许多,大蒋同样经历过。大蒋觉得妥瑞症不该成为我们自卑压抑不被尊重或者应该躲起来的理由,我们和《叫我第一名》中的主人翁一样,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有权利追求理想和幸福。那个时候他还在某公司做电脑平面设计。
       后来在和朋友的交往过程,大蒋数次提起自己的这个想法,他得到了朋友们的大力支持,朋友们都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作为有着妥瑞症的人,为自己和这个群体发声,为着理想和幸福美好的生活,说出来做自己,站出来做自己,这样勇敢的行为让人佩服和欣赏。
       有了朋友们的支持,大蒋更加坚定信心。2014年底大蒋辞去工作,并与2015年4月份开始为纪录片做前期准备工作。刚开始朋友帮他找了一个赞助,不知道是某公司还是某企业赞赏他这个公益行为,决定出资帮助。所以最开始大蒋的内心是轻松的,因为不用担心费用问题。
      大蒋开始为纪录片做总体规划和设计,比如:记录片一共拍几集,每一集的主题和需要反应的是什么,需要选择一个怎样的主角,每一阶段的拍摄需要耗费多少时间,最基本的费用等等。
      《叫我第一名》反应的是成年妥瑞症,大蒋自己本身也是一个成年妥瑞症。大蒋想要表现的是妥瑞症这个群体集体的心声和他们面对的事实,以及这个群体可以汲取并保持的励志态度和精神。如果想要被别人尊重,被别人接纳,我们首先要自己尊重自己,自己接纳自己,自己爱自己。爱和尊重的出发点首先在我们自己这。妥瑞症不应该成为我们抱怨和颓废的理由,我们需要让妥瑞症成为礼物而不是惩罚。
      大蒋对纪录片角色的征集从成年妥瑞症朋友开始,大蒋积极发布相关信息和成年妥瑞症病友联系并在2015年建了妥瑞症人的第一个公众号:妥友之家(微信号:tsfhome),刚开始一切都顺利,角色的征集,出资人经济上的担保。
       在征集成年妥瑞症角色的同时大蒋也在征集儿童妥瑞症的角色,他觉得如果只是表现成年妥瑞症的生活,这部纪录片是不能代表这整个群体的。
       如果不是因为征集儿童抽动症这一角色,海夫人也没有机会认识大蒋,大蒋为了征集抽动症患儿这一角色需要接触家长,那么家长很自然的告诉了大蒋关于海夫人的事,海夫人一直分享抽动症网络博主的身份和她的沐浴阳光群。就这样大蒋和海夫人联系上了,大蒋告诉了海夫人自己准备拍摄记录片的想法,海夫人非常支持并且高兴,因为这是一件有益于这个群体的事情。
        海夫人多年接触家长,知道很多家长之所以会不惜一切代价给孩子“止”抽,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无法面对孩子的症状,害怕孩子的症状被人歧视,嘲笑。多动症孩子的家长从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不用躲着藏着,他们可以很自然的告诉老师,朋友,亲戚,孩子有多动症,一旦说出孩子有多动症,家长和孩子都能轻松,因为别人就能理解孩子的频繁动作了和无法安静的状态。我们抽动症孩子的家长就没有这么幸运,大部分家长都是小心翼翼的藏着掖着,甚至很多是高度紧张,生怕孩子的症状被人发现,被人疑问。家长这样的心态给孩子的压力是无形的,而通常这种情形每天上演家长一点不自知。作为家长都无法接纳孩子有抽动症这一事实,你又怎么去要求旁人接纳并理解你的孩子。
       任何事情都不会是一帆风顺,我刚在空间和群里发布纪录片征集角色的信息没多久,大蒋就告诉我,出资人改变主意,决定不投入资金,这就意味着已经辞去工作的大蒋还需要为纪录片的拍摄费用想办法,所幸的是大蒋并没有因此就停止努力,他继续着所有的工作。
       朋友后来给大蒋出主意,可以通过众筹的方式筹得最基本的费用。我被大蒋的坚持所感动,也真切希望国内第一部关于妥瑞症人的纪录片能够成功拍摄,我和他的朋友们一样,一直支持大蒋,支持他拍摄这部纪录片。众筹的过程,大蒋和他的朋友们非常努力,做过路演,也搞过演讲,以获取民众的支持。我也通过我的平台向家长呼吁,属于我们的首部纪录片还是需要大家共同的力量才能够完成。
       大蒋通过众筹筹得资金五万多,这里面有着众多人的期待和关注,然后大蒋开始了他辗转四地长达半年的拍摄。。。。。。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