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品牌词主页 >  爱情说说  > 正文

「ONE · 一个」

说说 2021-11-24 09:27:50 www.zthxkj.com 129℃

2019年,知乎上有个广为流传的都市传说,名叫“潘博文消失事件”。潘博文是作者中学好友,学生时期,他们结伴进入一个废弃大楼捡羽毛球,潘博文从此消失,不仅消失在大楼里,还彻底从世上抹去。作者魂不守舍,翌日回到学校,所有的人都不记得潘博文了,仿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此事挥之不去,数年后,这段回忆经作者整理成文字,在网络上掀起讨论热潮。此事件最终被科学降服,用“双向情感障碍症”完美解释,作者本人也出面证实,潘博文的确是自己虚构的玩伴。此事过后,诸如此类的怪谈一概解释为精神问题,网络上类似于“潘博文消失事件”的文章也无法再引起讨论,但仍有许多未曾被人注意的故事不断出现,然后石沉大海。对于当时的科学解释持否定态度的人而言,那些消失的声音就像雨夜里遥远的哭声,极其微弱,但永远存在,这本身就像一首诗歌。以下故事出自他人之手,是哭声中的一缕,全文搬运,未作任何改动:

2021年9月21日,中秋,蓬安县嘉陵江大桥边有一个青年,面色平静,眼神悲切,手里捧着铁皮盒子沿江前行。步行约半小时,抵达了一座不起眼的小屋。小屋在江岸,普通的平房,水泥外墙肮脏破旧,大门紧闭,门外遍地乱石杂草,像久未祭拜的坟冢。青年在屋外停下脚步,踩过江滩的乱石,将盒子轻放在水边,又轻手打开,抓出一把骨灰,连带着坚硬的碎骨,用力抛向江面。那天无风无浪,碎骨荡起涟漪,但骨灰却在江上飘扬许久,一路往西,直到距离远到模糊,才跟空气交融,直至消失。仪式结束,青年走进小屋,里面更加破败,蛛网四结,灰尘扑鼻,只有一张书桌和一个凳子。青年驻足良久,静默如迷,一直等到夕阳降临才离开。青年离开不久,蓬安县融媒体中心的记者来到江边,拍摄今年的中秋短片。

2021年10月1日,国庆,蓬安县融媒体中心运营的公众号“蓬安身边事”上发布了一则不合时宜的新闻:2021年9月30日晚8时许,嘉陵江风镇段发现一具漂浮的男尸,风镇派出所民警迅速抵达现场进行打捞工作,经调查,死者系自杀,目前身份已确认。死者陈明,蓬安县风镇人,二十三岁,2020年毕业于四川文化产业职业学院,父母双亡,孑然一身,毕业后回到老家,足不出户,2021年春节后离家,从此消失。现场图片打了马赛克,只能看到陈明肿胀的四肢,不像人,像动物。新闻和中秋短片作者相同,记者方同,摄影唐青野。

这则新闻在蓬安县的麻辣论坛里引发了一定范围的讨论,参与者多数是与陈明有过交集的青年。在论坛的描述里,陈明是个精神世界自由独立的人,热爱艺术和谈恋爱,性格矛盾,虽不热衷社交,但好友众多。这样的人,在任何人的青春里都会留下滚烫的烙印,也正是因此,陈明只能变成谈资,像一缕游荡的风,只存在于记忆的土壤里。青年们大都在外漂泊,各自挣扎,陈明的死像一场聚会,把他们短暂拉回到往日岁月,暂避现实的锋芒,关于陈明的讨论也逐渐转向,成了叙旧大会。帖子下叽叽喳喳聊到凌晨,陈明的死早已不重要,他们在回忆里休息够了,困意渐起,陆续离场。凌晨三点,所有人都走了,帖子下有个“方大同”的ID发出一条新的消息:陈明为什么自杀?

直到你们看到这些文字的时候,这条消息仍然没有得到回复。一个坦荡的大人,在各自的位置做好各自的事,便能问心无愧,重要的是明天怎么过。故人只需要说一声,陈明?真没想到,我还记得跟他在学校的时候,历历在目,那时候真好啊。散场时再互相留言,加你微信了,同意一下,过年聚,好好喝一顿。好像在宣告陈明真的死了,死透了。但因为那条突兀的消息,陈明还没有这样不体面地消失,只要有一个人还记着,他就永远还在。

陈明没有亲人,尸体最后由他朋友领走,火化后骨灰洒在嘉陵江里。那则新闻发布后,唐青野从融媒体中心辞职,当天搬离宿舍,傍晚和方同喝了顿酒,以作告别。烤串上桌,两人沉默地吃光了一盘,唐青野又去拿了些,方同才开口说,我认识陈明。唐青野喝了口酒,没说话。方同说,你为啥辞职?唐青野说,去西藏。方同沉默不语。唐青野举起杯子,跟他碰了一下,啤酒下肚,说,我也认识陈明。方同说,你也认识?唐青野没回答,只说,人这辈子,真不好讲。方同说,生老病死。不止。唐青野说,生命是有限的,有些东西是无限的,比如艺术,精神,爱。方同说,跟陈明有啥关系?唐青野抬起头,深情地望着方同,一种无法描述的深情,与恋人、朋友、亲人都迥异的深情。许久,唐青野眼眶湿润了,才低下头,叹口气,说,喝酒吧。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